憲法法庭同性婚姻案言詞辯論-法庭之友意見書

司法院 憲法法庭「台灣同婚釋憲案 法庭之友(台灣基督教會團體)」

許宗力 大法官
蔡烱燉 大法官
陳碧玉 大法官
羅昌發 大法官
黃虹霞 大法官
蔡明誠 大法官
許志雄 大法官
黃瑞明 大法官
黃昭元 大法官
黃璽君 大法官
湯德宗 大法官
吳陳鐶 大法官
林俊益 大法官
張瓊文 大法官
詹森林 大法官

憲法法庭同性婚姻案言詞辯論-法庭之友意見書

主旨: 就司法院大法官為審理會台字第12771 號臺北市政府及會台字第12674號祁家威就民法第4 篇親屬第2 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台灣基督聯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南中會、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C7+聯盟所屬單位)等基督教團體提出法庭之友(Amicus Curiae)陳情意見書供大法官卓參。

提交單位:
1. 台灣基督教聯盟、基隆市基督教聯合關懷協會、台北基督教聯盟、新北大河聯盟、大桃園基督教聯盟、新竹區同工聯禱會、苗栗教會發展策略聯盟、台中市教會發展策略聯盟、彰化縣基督教策略聯盟、嘉義聯禱會、臺南市基督教協進會、南高屏基督教聯盟、高雄市牧者合一協會、全屏東基督教聯盟、台東牧者同工聯禱會、花蓮縣傳教師聯禱會、宜蘭基督徒聯禱會。以上各聯盟包含以下各宗派: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靈糧堂、信義會、行道會、貴格會、浸信會、勝利堂、神召會、中國佈道會、旌旗教會、循理會、錫安堂、聖教會、宣道會、禮拜堂、協同會、純福音教會、改革宗及其他台灣正統獨立教會。

2.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C7+聯盟所屬)

撰寫代表人: 鄭哲民 教授

精神醫學審查代表:林成國醫師(台灣)、林志堅醫師(台灣)、陸汝斌教授(台灣)、康貴華醫生(香港)及黃偉康博士(美國)。
學術科學審查代表:柯志明教授、徐山靜醫師(兒童醫學/內分泌暨新陳代謝醫學)、吳慶明牧師(細胞生物學/神經科學)、薛宇哲講師(神經生理)、何漣漪教授(分子生物學、微生物學)、黃俊榮教授(奈米醫學)及洪建中教授(肺癌研究及藥物開發)。
同志輔導及關懷專業代表:厲真妮傳道(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楊秀娟主任(輔導、特殊教育)及錢玉芬教授。

法律審查代表:李洙德教授、曾品傑教授、孫立虹律師及裘佩恩律師。

志工團隊:陳玉珊姊妹(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黃意真姊妹 (台南西門長老教會)、葉名娟姊妹(台中生命之道靈糧堂)、鄭琇芳姊妹(高雄武昌教會、台北真理
堂)、朱正威弟兄(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陳華恩弟兄(中華基督教長老教會-台北信友堂)及郭大衛先生(公民家長)。

【重要附件】
附件一: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後同志族群」12 例個案生命故事。
附件二: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同志父母族群」3 例個案生命故事。
附件三:Mayer and McHugh (2016),〈Sexuality and Gender〉。 (備註:兩位Johns Hopkins 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學者,針對醫學及社會科學領域相關「同性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所做的科學文獻回顧報告,舉證「性向天生及不改轉變說」並無科學根據)。 (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四:NARTH Institute (2009),〈A Report of the Scientific Advisory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備註:「同性性傾向」改變與成因,反駁美國心理學會,舉證「後同志族群(post-LGBTs)」的科學根據。 (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五: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及香港後同盟刊物資料,舉證「後同志族群」的事實存在。
附件六:Lisa Diamond (2013) youtube 演講、L. Haynes (2016) & Diamond & Rosky (2016),由女同志學者指出美國最高法院判決與科學不符合,並且舉證美國心理學會基已經變更立場的科學(心理學)。(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七:聯合國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 (1999) CCPR/C/75/D/902/1999、聯合國Young v. Australia (2000) CCPR/C/78/D/941/20000、聯合國人權委員會(2013)《生而自由一律平等 (Born Free and Equal)》,舉證國際法並不要求:國家無須給予同婚、並且認可男女婚姻制度是有足夠正當性,另舉證國際法要求:同性伴侶制度必須要給於未婚同居男女同等福利及保障。
附件八:同性性行為健康風險資料 (台灣及美國疾病管制局及WEB MD)、Markland, Dunivan, Vaughan, Rogers (2016) 舉證除HIV 感染風險外,男性間的肛行為將導致非常高的病毒感染風險(如肝炎或HPV),並且將導致排便失禁。
附件九:同運團體政治資源充分並且霸凌傳統文化及宗教團體,舉證同志絕非所謂的「社會弱勢」團體。
附件十:歐美國家同性婚姻骨牌效應影響、加拿大安省28 號及89 號法案影響、Bradley Miller(2012),〈同性婚姻十年有成? 加拿大的前車之鑑〉,舉證加拿大同婚所引發的人權及社會秩序混亂。
附件十一:美國兒童醫學學會指引(2013)、Loren Marks (2012)、Walter Schumm (2016)、Allen, Pakaluk, and Price (2012)、Allen(2013)、Sullins(2015) 及 Lundberg, Pollark & Stearns (2016),舉證「父母家庭」對於兒童得助益遠超過「同志家庭」。
附件十二;台灣長老教會、天主教會、香港教會等團體之立場說明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針對於「國際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主席Alan Chambers 言論事件」,提出以下說明:

1. 國際出埃及原為美國地區輔導同性戀者的非營利機構,由Alan Chambers 所領導,並且隸屬於總部位於多倫多的「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Alliance)」之下,而在Alan Chambers 關閉機構後,目前美國輔導及關懷同性戀者業務已經轉由Restored Hope Network 承接,並沒有服務的中斷。
2.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1996 年由厲真妮傳道所創辦,並曾於2002 年加入「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與美國的「國際出埃及」為平行國與國之單位,並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2013 年與亞太區各國輔導同性戀者協會另組C7+聯盟,故與Alan Chambers 所領導之美國業務無隸屬關係。
3.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此強調,全球各地有無數真實的生命訴說著,「同性戀者」並非不能改變,而一個「後同志(post-LGBTs)」亦非從此不會再受到同性所吸引,然而,幫助一位人民不再被「性慾望」所掌控的靈魂,才是人性尊嚴最寶貴的地方。

國際不同機關對於Alan Chambers 事件的看法
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6 月20 日的回應(英文原載):
http://www.exodusglobalalliance.org/exodus-international-c1447.php 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6 月20 日的回應(由社團法人台灣走出埃及輔
導協會中文翻譯)http://www.rainbow-
7.org.tw/c/document_library/get_file?p_l_id=891553&folderId=673408&name=DLFE-64481.pdf
新造的人協會6 月26 日的回應:http://www.newcreationhk.org/downloads/statement20130626.pdf
後同性戀者Post Gay 宣言:http://www.facebook.com/PostGayAlliance/posts/170396196471390
香港性文化學會:祝福關閉「國際走出埃及」的愛倫•賈伯斯 也祝福後同性戀的勇氣與堅持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82088861813751
袁幼軒:我對於結束「國際走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 的回應(英文原載):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ristopher-yuan/my-response-to-the-closing-ofexodus-
international-full/557204404323303
袁幼軒:我對於結束「國際走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 的回應(由香港性文化學會翻譯的中文版):https://www.facebook.com/hkscs/posts/577905985565372
基督教媒體《時代論壇》相關報道: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8712&Pid=1&Version=0&Cid=837&Charset=big5_hkscs

【主文】

一、 回覆憲法法庭言詞辯論之爭點1「民法第4 編親屬第2 章婚姻規定是否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
民法第4 編親屬第2 章婚姻規定,基於人民家庭婚姻憲法制度性保障及民法第1 條習慣優先於法理之適用,並無「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之解釋空間,理由於下敘明:

(一) 民法第982 條受民法第972 條之約制:民法第982 條雖未有將「男女」訴諸明文如同民法第972 條,惟我國無論司法見解或民間傳統文化均都將婚約「視同(或推定)」為「男女當事人約定將來應互相結婚之契約」(最高法院 32 年上字第 130 號民事判例參照),即婚約及婚姻之當事人實指男女兩造雙方,難謂有民法第982 條之解釋要件可不受民法第972條限制之理由。

(二) 退一步而言,我國法律上雖無硬性規定必先有婚約始能成婚,但民法第1 條開宗明義「民事,法律所未規定者,依習慣」:
1. 而且,我國訂定婚約並未有採一定方式之規定,乃是採男女當事人雙方承認其婚約即生效力(最高法院 37 年上字第8219 號民事判例及最高法院69 年台上字第3672 號民事判例參照)。

2. 婚約中,如有任一方有不願意情事即不生效力(最高法院18 年上字第2082 號民事判例、最高法院22 年上字第2537 號民事判例、最高法院32 年上字第130 號民事判例等參照)。

3. 即便現代角度,一般男女求婚或洽談未來婚禮細節,實已有構成民法972 條所謂之「婚約」要件,尚難舉證婚約非婚姻之「實質」前驟,更難謂民法982 條可不適用「男女」雙方要件之習慣所拘束(最高行政法院103 年判字第521 號判決)。

(三) 婚姻制度屬於自古以來的社會秩序:我國婚姻家庭制度屬於憲法的「制度性保障」,即《民法》第四編親屬之公布與實施前,甚至於我國《憲法》、《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世界人權宣言》、《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憲法增修條文》等重要審查法規範依據生效前,就已存在之民間家庭人倫親屬制度,乃係先於《民法》及《憲法》的原有社會秩序,礙難可不經民主程序而有所變更 。

………【閱讀更多詳細的內容】

 

您也可閱讀.....

發表迴響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