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月下追韓信—-談教會如何栽培信徒?

太廉價的福音,不是耶穌的錯,是我們沒有把福音教養清楚!是教導的人沒有「嚴以待己,寬以待人」,在真理的深徹大海裡,不夠用功!「知識」不夠深,「行為」不夠透徹,理說不盡,行為不夠動人。照片 / freepik

文 / 鄭維棕

11、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

12、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13、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14、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

15、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16、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  

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4:11-16)


楔子

韓信是劉邦建立大漢的開國名將,更是一等功臣。

韓信未出道前,境遇並不好,平民出身的他,因為家境貧寒,一日三餐都很難維持,只得到處投靠親友,成為非常不受歡迎的人物。

有一次他到一位當亭長的好朋友家裡做客,因為韓信的食量太大,讓亭長的太太非常不高興,就故意不給三餐吃,韓信忍住飢餓,最後不得已,只好到河邊釣魚,沒想到,釣半天也釣不到魚。最後只好向河邊的洗衣婦討飯,韓信說以後他發達以後,一定報答。沒想到洗衣婦說道:「大丈夫自己都不能維生,我是可憐你才幫你,哪裡是為了報答!」

韓信境遇不好,後來找到西楚霸王項羽,項羽看不起這個小子,就讓他在自己的軍營中為自己拿兵器,給他一個執戟郎的閒缺。有幾次,胸懷大志的韓信,找到機會要向項羽晉見,將胸塊中的兵法大志告訴項羽,項羽不但不甩,還看不起這個拿兵器的小子。

後來,韓信透過蕭何找上大志不展困居巴蜀的劉邦,劉邦一樣只給韓信一個小官作,韓信發覺劉邦與項羽一樣,不懂識人之明,憤而乘夜離去。宰相蕭何知道了這件事,乘夜急追韓信,並且極力向劉邦勸用。劉邦在蕭何的力薦下,勉為其難的給了韓信將軍之位,而韓信也因為劉邦的重用,決定效力劉邦!

沒想到這個執戟之郎的小人物,找到舞台以後,竟然開始他兵家奇才傳奇,為漢朝屢屢立功。被困居在漢中巴蜀之地的劉邦,開始東出漢中,以小博大,竟然一舉打垮項羽,建立大漢王朝。沒有韓信的用兵奇才,哪來劉邦的大漢天下?

「懂」人才,靠智慧,「用」人才,成王道!「人才!人才!」自古就是成敗興亡的關鍵。自古良才良將難覓,都是想成就大業的人共同的心聲!楚漢大爭,劉邦有「識人之明」用了蕭何,又因蕭何的識人之明,「蕭何月下追韓信」,這一追,把原本只能屈居漢中那種荒涼瘴痢之地的「小漢」,因為「用」了韓信這般戰略奇才,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結果翻天覆地,打出巴蜀荒地,坐上「大漢」天子的大位。

在聖經中,耶穌說:「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約翰15:1–2)「栽培的人」原文是指「葡萄園園丁」(Vinedresser),栽培的人要做的工作,就是「園丁」的工作,園丁要做什麼?耶穌說,要做兩項工作,一是「移除」的工作(剪去,take away);另外一項是「修剪」的工作(修理乾淨,prune)。這什麼意思?因為「人才」有良有窳,「栽培」時,要知道哪些人是可以被栽培的,哪些不可以被栽培,不可栽培的,要先「移除」,免得白費功夫,費盡功夫葡萄依舊不結果子。「栽培」也是一種「修剪」的工作,有些原有不好的需被剪掉,有些沒有但卻是好的要外加上去,但不論是剪掉或移除,都是一件痛苦的事!也因為有修有剪,人才纔能練就功夫,以應付未來大用。

人才難覓,栽培人才,是一項大業!教會要復興,「栽培人才」是一件「滾石不生苔」的大業工作!從聖經中,耶穌除了呼召人信主外,另外一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日夜不斷的做「栽培門徒」(Disciple)的工作,甚至再從這些栽培的門徒中,找出12位領袖做「使徒」(Apostle),在門徒中做領袖。練就一身功夫的這群門徒,即使在耶穌走後,福音並未因此停滯,反而日積月累,日益壯大,更成就當今基督教在世界不可撼動的地位。

仔細閱讀聖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耶穌已經把教會增長的「基因」,清清楚楚的寫在經上,這項基因很清楚的告訴我們,教會要增長的「核心元素」就是「栽培人才」。韓信用兵,「多多益善」,教會栽培人才,亦當如此!人才既出,小漢可成大漢,強楚宛若強弩之末,終至覆亡!福音大業,怎會不復興?!

一、要栽培人才建立教會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以弗所書4:11-12)

這裡提到的「他」,在NASB中,用的是大寫的He,也就是說上帝透過使徒、先知、傳福音者(evangelists,或翻譯為傳道者)、牧師及教師五種人,來建立基督的身體(教會)。

  KJV將「成全聖徒」翻譯成為perfecting of the saints,把「perfect」翻譯成為「成全」,是翻譯的比較艱澀。事實上,這個字原文是καταρτισμός(katartismos)

在英文裡有equipping(栽培、裝備)的意思,整本聖經也只有這裡出現,KJV也僅出現過一次。NKJV和NASB就都翻譯為equip,直接翻譯就是「栽培聖徒」。上面這個意思,就是說,上帝在教會裡透過五種職分的人,只有一個目的,為的就是要「栽培聖徒」,讓受到栽培的聖徒,能夠各盡其職,一同建立教會。

  因此,教會要栽培「信徒」(Believer,提前5:11),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教會裡,要把教導、教育當作首要的工作,透過教會對教養(特別指宗教教育)的注重,做更多投資在「人」身上的工作,裝備信徒,並透過栽培人的工作,為上帝做工,使更多的「工人」(這裡指的不是傳道人,是指裝備過的門徒)一起站上服事上帝大業的舞台!

  我1987年讀東海哲學研究所時,曾經透過研究所所長的推薦,申請剛剛設立的「中華扶輪教育基金會」獎學金,當時全國獲獎約有四十位博碩士生,我是其中一個。我記得當時的基金會董事長,是台中一家大型醫院的負責人。他說,基金會所以會成立,是因為扶輪社在台灣是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公益團體。但長久以來,扶輪社友很喜歡把捐款用在硬體建設上,例如,在公園、路旁或其他公共空間,做許多紀念碑、鐘塔或歡迎等建物,花了很多錢。但這些龐大的經費並無法發揮真正的效益。因此,在扶輪社的有志之士推動下,成立一個教育基金會,把該社團的部分經費,用在投資「人」的身上。這個基金會成立之初,就非常大方,給每一個碩士生十幾萬元,在二十幾年前,學生一個月的生活費三、五千元就可以打發下,這十幾萬元對多數學生來說,可是一筆龐大的數目。

  我領到這筆錢以後,就專心寫論文,不用為了錢傷腦筋,到處去打工、家教賺生活費,幫助我很大,到今天,我還是很感謝這個基金會在我當窮學生時,給我這筆獎學金讓我能夠專心讀書,完成碩士論文。 

  碩士畢業以後,進入教會,待過不同派系教會,我發覺許多的教會,都花很多錢在做硬體建設,也非常大方!尤其建堂方面,幾乎都是有志一同,也大力鼓勵會友要捐款蓋教堂,而會友也因為長期被一種「建堂奉獻」的文化所影響,對於硬體建設的奉獻特別有興趣,也特別大方。然而,我發覺大部分教會在「栽培人才」的投資上,不僅非常吝嗇,也缺少策略與規劃,甚至嚴重一點講,根本是興趣缺缺。

我親身領受了未信主的人將錢放在栽培人身上的好處。也看到他們都知道把錢投資在人身上,讓人受到良好栽培,是一件比搞一堆建設還有價值的事,也是更有希望的事情。作為天天講上帝如何愛人,為人捨己的基督徒,難道不更應該如此?

保羅說:「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林前6:20)我們基督徒都是上帝用重價買回來的寶貝,難道我們不該花更多的經費來作「栽培人才」的工作?

二、真理教導要「精準」

上述談到教會裡「教養」的重要性,但是要教什麼?教養的內涵又是什麼?教養既是教會首要任務,那麼教養的「內容」又比教養「形式」還要重要。「錯誤的教養比不教養還可怕」。

我們先來談「何謂教養」?北宋大儒程伊川曾說道:「涵養需用敬,進學則在致知。」,程伊川認為:「能變化得氣質,則愚必明,柔必強。」,各位,保羅說我們這一群得救的人是什麼?「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林前1:26),在神的眼光中,我們都是罪人、愚昧人,我們的性格,都是「背逆神」,因此,我們需要「變化氣質」,改變我們的愚鈍,修正我們的性格,成為真正屬神的百姓。

然而,怎樣「變化氣質」?程伊川的進路是用「涵養」,程伊川說「涵養需用『敬』」,「敬」這個字如果用我們基督徒的說法,更是「絕妙」!這個字就是所羅門所說的「敬畏」(Fear),所羅門認為我們生命的總結(conclusion,和合本翻譯為「總意」)就是「敬畏神」(Fear God)(傳道書12:13)。

在談「涵養」前,我們需要不斷的告訴神的百姓,你如果不懂得「敬畏」,所有的涵養也是白費功夫。因為「敬畏」是根基呀!也是終點呀!我們做所有教養的最終目的,也是讓你敬畏神!

那麼「教養」包括什麼?兩個字拆開來,「教養」包括「教育」和「涵養」。「教育」就是上面所談教會裡的宗教教育,「涵養」包括「知性的教育」和「感性的氛圍」,提供一種優質環境的營造,全方位來改變人的氣質。這就像花一樣,你的土壤提供良好的涵水性、涵養性,雖然它還是可能會碰到蟲害、颱風等災難,但這花就是比較有機會長得漂亮。

既是如此,你的「教育」內容就很重要,這是改變人氣質的第一步,因為知性的教育是基督徒接觸最多、最廣、最快的面向。基督徒每個禮拜的主日、團契,甚至與外界宗派接觸的也是這些。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提供什麼樣的真理教育環境,你的百姓大概八九不離十也是如此。貧瘠的土壤怎麼可能長出茂盛的花果?保羅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保羅說聖經真理可以使人「歸正學義」,這是真理的能力,無可敵擋!

然而,聖經使人「歸正學義」的核心,是你教導的「內容」要先「歸正」,教養很重要很重要,這是福音大業。但是更精準的講,保羅說我們教導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因此,提供怎樣的「真理內容」,比教養本身還重要。保羅說許米乃和腓理徒「他們的話如同毒瘡越爛越大」(提後2:17),各位,「錯誤的教養」比不教養還糟糕,保羅說這種情況會像毒瘡「越爛越大」,最終可能會要人命。

保羅說:「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以弗所4:13),各位,我們是要在「真道」上歸於一,不是在錯解的悟道上歸於一。因此,提供一套正確的真理教養,是教會復興的重要基石。而有了正確真理的教育,再透過一種優質環境氛圍的營造,提供會友一種「涵養」生命大環境的養分,你想,如果教會會友每個人各有一隻大喇叭,各吹各的調,如果沒有好的真理栽培,讓許多人耗費在錯誤的理解時,豈不是變成在教會中成為浪費生命、浪費上帝資源的景況中?

如此看來,一個做教導的人,豈能夠不以「嚴以待己,寬以待人」的態度,在真理的追求上,字字珠璣去尋索上帝那深徹的真理大海?!

三、信仰要「知行合一」

  當基督徒有很好的宗教教育,教育的內容又精準,這時,教導者要做的進一步工作,就是鼓勵信徒,把「知道」內化成「行動」的一部份,進而要「行道」,把真理行出來,要「知行合一」呀!

  這裡保羅用到要長成基督的身量」,英文是說要長成「成熟的人」(mature man,甚至身高也要有大人的形狀(the measure of the stature(參考NASB)保羅在羅馬書7:22說我裡面住著一個人(inner man),按著這個人的意思,是喜歡神的律,7:23則說,在肉體中則住著很多人(in the members of my body,都要我去犯罪的。(以上參考NASB)這裡,我們可以看出,保羅認為每個基督徒,心中都有一個「內在的人」(也許是自己的良心),這個人雖然喜歡神的律法,但是因為肉體中住著更多「人」,讓內在的這個人沒有辦法抵抗,常被擄去做壞事,因此,讓人好苦好苦。

前面保羅說,我們這一群得救的人是什麼?「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林前1:26),在神的眼光中,我們都是罪人、愚昧人,我們的性格,都是「背逆神」,因此,我們需要「變化氣質」,改變我們的愚鈍,修正我們的性格,成為真正屬神的百姓。然而,如果沒有提供一套正確的教導,我們原本錯誤的人生觀如何被扭轉?保羅說:「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以弗所書4:13)一個人信主以後,他就像一個小孩一樣,他的身長、外型等,都是小孩子的模樣,他的身心也只有小孩的樣式。然而,小孩子會隨著年歲慢慢長大,長大的特徵會從心理與生理兩方面表現出來,而從外型看,他會長高、長大,慢慢有大人的樣子。從心理看,他會表現的比較成熟、穩重。

如果一個小孩長大了,外表卻沒有跟著長大、長高,我們一般稱這種人得了一種病症,叫做「侏儒症」。同樣的,保羅說「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就是告訴我們,當真正的福音在我們內心底發酵,並轉化成為我們體內的一種元素,內化後的真理,成為基督徒內在生命的一部份,那這個福音的小孩子,也會慢慢長大,最後一定會長成和基督一樣的身量。用更直接的話講,「福音的小孩」會長大變成「成熟的基督徒」(mature christian),讓他的「外表」和「內心」一致,「知道」和「行為」一致,「知與行合一」。

如果一個人信了主,他的行為卻與真理相差甚遠,這種人,就是「認識神的兒子,卻未長大成人」,這種現象,就是「福音的侏儒症」,一旦如此,就要好好檢討,是吃不飽(真理)「營養不良」造成?還是「真理有誤」造成?

台灣的福音,被許多人稱為「廉價的福音」,好像我認罪了以後,我的天下就太平了,我也成為別人的太平天下了實際上,從現實的生活中,基督徒的紛爭,不比外邦人少,從家庭、職場到人際關係,哪樣紛爭沒有我們的份?耶穌罵猶太人是「假冒為善」(ὑποκριτής,Hypocrite),這個字原文就是「冒牌貨」(Pretender)。你想,信主了以後,行為也沒有改善,良善也沒有增加,這不是「冒牌貨」是什麼?「冒牌貨」滿街跑,「假貨」多了,你想,福音到底要怎麼傳?福音的品質怎麼提高?

太廉價的福音,不是耶穌的錯,是我們沒有把福音教養清楚!是教導的人沒有「嚴以待己,寬以待人」,在真理的深徹大海裡,不夠用功!「知識」不夠深,「行為」不夠透徹,理說不盡,行為不夠動人請問,沒有行為典範,叫人怎麼跟從耶穌?彼得說:「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前2:21),基督為我們受苦的榜樣,就是讓自己上到十字架上,用生命做祭壇。

做典範哪有不帶一點犧牲?要做犧牲哪是人做的到?這不就是聖靈大工作臨到我們身上的大機會、大恩典?「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使徒行傳1:8),注意,這裡的「能力」KJV翻譯為power,但希臘文卻是用δύναμις(dynamis),這個字就是英文dynamite的來源,也就是中文所說的「炸彈」。你要做一點犧牲,好艱難,但不要忘了,聖靈降臨在你身上時,你是背著「炸彈」呀!炸彈所到之處,何處不開路?

多精彩呀!你如果只「知道」,不去「做」,你的生命如何和上帝相遇?你沒有遇到上帝的經驗,你生命怎麼會開花結果?雅各說:「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各書2:17),「死」,希臘文用νεκρςnekros),這個字英文有destitute的意思,翻譯出來,有「空的、沒有」的意思,用我們通俗的說法,就是Nothing!你信了耶穌,有信心,沒有行為,彼得說你就是「Nothing!」。

四、要能判別「異端」或「異教」,不受搖動!

  我們的生命,不會一帆風順,而當人陷入艱難時,如果沒有正確的信仰當後盾,就很容易被其他「異端」、「異教」滲透,讓人的信心搖動。

  所謂的「異端」,簡單說就是指信仰對象相同,信仰內涵不同。至於「異教」,則是指「信仰對象不同,信仰內涵也不同」。異教因為信仰對象不同,因此,一般人不會搞混,也不容易混淆。例如,信佛教者與信基督教者,不會混淆,並說自己的信仰和別人相同。

但是「異端」就不同,因為「異端」是信仰對象相同(或相似),就常常容易讓人搞不清楚。這個現象,在基督教界尤其明顯。例如,基督徒常不容易辨別我們的信仰和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統一教等異端有什麼差別。這些宗派也常常利用各種學校社團名義,在各個學校從事活動,也讓許多學生被吸引進去,並誤以為這些宗派都是基督教的派別。

  事實上,這種現象,在早期的基督教就已經發生了。沈介山的《偏差溯源》(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1985年)就介紹了許多早期假借基督名義,從事宣教的派別,這些派別,事實上對基督教來說,都是異端。謝家樹的《基督教歷代別異神學思想簡介》(中國主日學協會,1984年)除了介紹早期的異端外,也介紹一些當代大家較為熟悉的異端,如耶和華見證人等。

  筆者有一個朋友,在大學時,就加入統一教派,這個教派這幾年頗壯大,他們宣教的方法,就是以基金會名義,舉辦大型的社會活動,吸引媒體社會的高度注意,提高這個教派社會公益形象,同時,把「宗教的氛圍」減至最低,讓參與的人不會感受到宗教宣教的壓力。而這些年來,這個教派舉辦最有名的一項大型活動,就是大學先生與小姐的選秀活動,高度吸引媒體注意,也讓大學生趨之若鶩。

  保羅說:「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以弗所書4:14)這是一個相當紛亂的時代,也是一個訊息氾濫的時代。尤其當網路與行動裝置興起以後,取得知識越來越便利,但是相同的,也讓知識為之爆炸,信仰為之混亂!基督徒在這樣一個紛亂的時代,教會如果沒有提供精準的宗教教育,好好裝備信徒,不要說在面對苦難時,根本敵擋不了苦難帶來的折磨艱難;即使在平時順暢的生活中,各種誘人的「異端」和「異教」也會像颱風一樣,把人吹來吹去,讓人的信仰在風中「飄來飄去」!

信仰之艱難,豈可小看呼?

五、做「說理」的教會,更要做「陪伴」的教會

  保羅說:「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書4:16),KJV翻譯為the edifying of itself in love,其中,「建立」英文是edifying,希臘原文是用οἰκοδομή(oikodomē),這個字有build up(NASB)、edify(KJV)的意思,中文把他翻譯成為「建立」。事實上,這個字還有「教化」、「感化」、「教訓」等意思。這可以說教會要在教化中來建立信徒,教會要建立起來,也一定要做「教化」。而「教化」包含說理、說教的工作!

至於「自己」(itself)是誰?保羅這裡指的是「便叫身體漸漸增長」中的「身體」,而「身體」是指什麼?這裡保羅的意思指的就是「教會」。

  「教會」是各種弟兄姊妹的集合體,創世紀中,上帝跟亞當說:「你必終身勞苦,纔能從地裡得吃的。」(創世紀3:17)多數的弟兄姊妹都是屬於「終身勞苦」的一群,他們努力工作,養活自己,養活家人,多麼不容易呀!尤其在經濟蕭條時代,他們要從地裡挖點吃的,就要非常的勞苦。他們盡本分的活著,辛苦工作,又要服事上帝,他們是令人敬佩的一群上帝百姓!

教會要復興,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復興這群會友,會友要被復興,一定要復興他們的家庭。要復興他們的家庭,教會一定要做「辛苦栽培」的工作,要栽培,就一定要做「教化」的工作,「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不做栽培,他們有服事的熱心,但如同保羅講的,卻可能沒有服事的「真知識」(羅馬書10:2)。熱心誠可貴,但服事可能沒有效益,方向可能錯誤。這麼可貴願意服事上帝的百姓,可能在錯誤的服事中,就浪費了時間、資源,甚至在熱心耗盡以後,就跟你說拜拜,連教會也不來了。

有一句廣告詞說:「鑽石恆長久」,同樣的,服事的真精神是「服事恆長久」!因為這是上帝給我們的命令,服事是一生的事,又不是龜兔賽跑,看誰跑得快,誰跑得慢。「慢工出細活」嗎!要讓人服事前,教會不能只做白吃的午餐,揀現成的,要做「栽培」,「栽培再栽培,教化再教化」,不能斷呀!

  然而,不要忘了,生活在工作壓力極大,甚至隨時可能面臨工作終止,家庭生活斷炊的現代基督徒,每天都會面臨各種困難襲擊,他們會有各種的困難,從工作到家庭、身體、婚姻、親子、事業等一大串艱難,這些棘手問題都等著他們一一去克服。而這些艱難,也都足以絆倒弟兄姊妹信仰生活。

因此,教會不能只關心做栽培、教導、教化的工作,更要做一個「長期陪伴」弟兄姊妹的「好伙伴」,用愛心、耐心、扶助心來陪伴他們。尤其當困難來臨時,不要只做一個「說教」、「說理」的教會,更要做一個「扶助、陪伴」的教會,讓他們在愛中被建立起來然後,再用真理裝備、栽培他們,讓他們可以堅定的面對人生各種困境,進一步成為另一個人的「幫助者」。如果能夠像保羅所說的這樣,當一個弟兄姊妹在愛與扶助中長大,生命被改變、教化,長期下來,教會豈有不復興的道理?

發表迴響